天幻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最终幻想
12
返回列表 发新帖
楼主: shamutian

【自翻】【FF7官方小说】Turks-The Kids Are Alright-(上半部)

[复制链接]

1

主题

39

帖子

89

积分

魔导士

Rank: 2

积分
89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9-13 18:22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shamutian 于 2017-2-10 22:36 编辑

第二十章-斯特莱夫快递服务
    “它叫杰诺瓦。我一直所憧憬之物。”
    德雷克医生指着图片说道,咧嘴一笑。
    “那是条手臂吧?一个女人的手臂。”
    “你可以这么说,也可以说它不是。据说杰诺瓦能够读取人类的意识并进行操控。此外,还有大量运用它的细胞所进行的实验。这条手臂就是那些实验的产物。这具木乃伊是一个人类女人,也是杰诺瓦。”
    “我不懂。”
    “哎呀,是很难以理解。杰诺瓦是神罗公司长期研究的谜之生命体。它好像是很久以前来自外太空。被称为‘从天而降的灾难’”。
    “来自——太空?”
    “我是这么听说的。科学部所有人都在研究它,但我却不能接近它。我对科研职位充满向往,却被分配到了军队的医疗部门。拜此所赐,我连看它一眼都不行。”
    我为这话题冲击性的本质而失去言语。神罗对来自外太空的生物进行实验。天哪,他们到底是个什么鬼组织?经营这个组织的人是我父亲,继承它的人是我哥哥。如果我站在他们那边——我想起路法斯那副自信的模样,以及头一次,我意识到我可能拥有的权力,还有自尊。而悲惨的是,我从权力之位上逃开了,所能想象到的只有自己坐着一辆没有挡风玻璃的车离开城市。

    门开了,一个男人走进来。他有一双碧蓝的眼睛,一头金黄的头发,以及一张干净却郁郁寡欢的脸。
    “我来猜猜,是那个养狗的人?”
    德雷克医生合上文件夹,抬起头用一副抱怨的语气说道。
    “狗?”
    男人回道,声音毫无情绪波动。我走出门去,以免妨碍到他们谈话。一辆巨大的摩托车停在诊所前。那一刻我想起来——也许他是更早之前提到的人,我知道他是谁了。依照约定,丹泽尔联系了他。在感激丹泽尔的同时,又想起自己给他们打电话时撒了谎,我变得有些不安。就在我反复思量该怎么办时——是不是该逃跑——我看见他从诊所里走出来。我们视线相互接触。
    “你是斯特莱夫快递服务的?”
    我只能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。
    “埃文·汤森?”
    男人点点头,接着问道。我不擅长应付他这种类型的人。他身上没有任何令人产生好感的地方。讲话直白,缺乏面部表情。玩笑在他身上并不好使。
    “我之前打电话的时候,听说丹泽尔不太好,你不回去吗?”
    这并非善意。我只是想尽快摆脱他。
    “信呢?”
    他无视我?我只好做出觉悟,坚持下去【1】。
    “事实上,我需要燃料。我想骑摩托车的人应该会知道哪里能取得燃料。”
    “没有信?”
    “对。”
    我鼓起勇气,预测会被拳打或者脚踢,又或者两者皆有。但这个人只是走回摩托车,什么也没做。
    “神罗或WRO。”
    摩托车的引擎静静地发出隆隆声。
    “诶?”
    在发出疑问的同时,我意识到他已经告诉了我上哪可以取得燃料。
    “啊,可那些门路不太好。出于很多原因。”
    “你有钱吗?”
    “我想钱应该没问题。”
    “贫民窟。墙壁市场(Wall Market)【2】的古留根尾(Don Corneo)有。告诉他是克劳德(Cloud)介绍你去的。”
    “明白了。谢谢。看来我能顺利去尼布尔海姆了。”
    他刚把摩托车往前推了一点,然后直直盯着我的脸。
    “你为什么要去那里?”
    “找人。我是个侦探。”我知道我最大的敌人,我那自负的本性,再次露 出了它丑陋的脸庞。但我停不下来。“我去那里找一个失踪的特种兵。”
    “很远。还是算了吧。”
    “你去过?我该怎么去那里?”
    他沉默地凝视着我,似是在评估我。我移开视线,咬紧牙关。
    “去第七天堂打听。”
    留下这句话,他开动摩托车。第七天堂?这出乎意料之外的事件转折使我陷入迷惑。

※翻译说明:
【1】日文原文:开き直るしかない。
【2】意志之路汉化组又将FF7游戏中的Wall Market翻译为“沃尔市场”,“墙壁市场”这个译名取自天幻汉化版FF7正传游戏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39

帖子

89

积分

魔导士

Rank: 2

积分
89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9-19 12:31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shamutian 于 2017-2-10 22:37 编辑

第二十一章-依赖于蒂法
    看来在贫民窟的墙壁市场可以获得燃料。然而,开车穿梭于贫民窟可不是件容易事儿;再者,把车停下来后它可能会丢。我得把车停在一个安全的地方,然后先去第七天堂。现在,停哪好呢——一个安全之地立刻浮上脑海。考虑到我是如何开车的,这有些愚蠢且并非没有风险。但还是值得一试。我缓慢行驶——得替风快速擦刮我的脸这件事想个办法才行——驶进了中央广场。一辆神罗的卡车停在慰灵碑旁。我小心翼翼穿过人群,尽量无视他们愤怒的目光,把车停在卡车旁边。悬挂在钢架上的人们望向我。我无视他们,径自下了车。雷诺盯着我看。我朝他走近,也直直盯着他看。
    “嗨!”
    “——你没收到我的口信吗?”
    “我收到了。”
    “那么,你想干嘛?”
    “我听说了,所以想来道歉。昨天的事很抱歉。但是大哥——”大哥?“他让我这么做的。”
    雷诺目瞪口呆地看着我。不久,一个笑容在他脸上绽放开来。
    “果然如此!我就说嘛!我就觉得奇怪,因为社长明明有枪的嘛。”
    看着雷诺高兴地这么说道,我对于称呼路法斯·神罗为自己大哥的这件事的罪恶感进一步加深了。
    “总之,很抱歉我辜负了你的信任。我想说的就只有这个而已。”
    “没关系的说。那么,怎么样?跟自己大哥第一次见面。”
    “到现在都还没消化掉呢。”
    “这样啊。欸,我想这种事就是那样。但是哪,过段时间你要去看看他哟。这样的话,我觉得你们才能够了解彼此。”
    “嗯,等事情都尘埃落定以后。”
    是的。这样就行了。直到事情都尘埃落定以前,我允许自己多少撒点谎。我是秘密与谎言的集合体。我无法立即改变这点。妈妈的下落是优先事项。如果我能找出来,我一定会有所改变。
    “我能把车停在这里吗?就一会儿。”
    “行呀,我会替你看着的。但是,你用车做什么?在边缘城你不需要用到车,不是吗?是要计划远行吗?”
    “嗯。我想去旅行。”
    雷诺的眉毛皱成一团。我是不是犯了什么错?
    “你认真的?有很多怪物哟。”
    “我还没想到那么远,但我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    “欸,总之,三思而后行。我真心建议你别去。”
    反正我都只是个弱鸡而已。然而,我为雷诺没有直接说出这点打好评,所以我向他道谢,然后前往第七天堂。我边走边随意地瞟了眼慰灵碑,发现鲁德正站在慰灵碑旁注视着我。他左右咔咔扭动脖颈,仿佛正从墨镜后面怒视着我。

    第七天堂没有客人。这对我来说十分方便。蒂法以她一贯的笑容向我打招呼。我第一次挑了柜台旁的位置坐下。
    “我坐这里可以吗?”
    “当然。”
    “只有你在?真稀奇啊。”
    “有时候会这样。”
    “来杯红茶可以吗?”
    “嗯。”
    蒂法开始准备红茶。坐在柜台旁让我意外地感到不自在。我不知道该如何自处。
    “事实上,有件事我想问问你。”
    “什么?”
    “怎样去尼布尔海姆最好?”
    蒂法停下手中的动作,注视着我。
    “为什么要问我?”
    “那是因为蒂法你——”我正说着,忽然发现自己其实早就知道蒂法是出生于尼布尔海姆了。我是什么时候知道的?啊,对了,我想起来了。“我从约翰尼那里听来的。你不是出生在尼布尔海姆吗?”
    “啊,约翰尼。”蒂法一副伤脑筋的样子。“他说了多少?”
    “不多——只说了你出生在尼布尔海姆。”
    “这样啊——”蒂法露出一副难以形容的复杂表情。“以前发生过很多事。”
    “嗯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。”
    如果说我对蒂法的故事不感兴趣的话,那是骗人的。但看向她垂下的双眼,我断定这是我不该过问的事。
    “你为什么要去那里?”
    “观光。”
    “你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地方吗?”
    蒂法注视着我。这是催促我道出真相的坚定眼神。我无法抵抗。唔,老实说,我也想要说出真相。或许就是这样。我已经说了太多的谎言。我真是个悲剧啊。我真心实意地想,“道出真相”。我从背包里拿出尼布尔海姆的照片,放在柜台上。
    “真相就是,我想去那里找一个人——”
    蒂法倾身向前,仔细察看照片。我指着合影上最左边的那张女性笑脸,她与前排最右侧春风满面的古尔德·阿尔德正好相对。
    “那是我妈妈。这里是尼布尔海姆,对不对?这是两年前拍的。我妈妈肯定就在尼布尔海姆。只不过我不知道在那之后她又去了哪里。”
    “两年前——”
    “我想是在陨石不久之前。”
    蒂法的表情变得阴云密布。这是与我谈到约翰尼时完全不同的表情。
    “没有她是不是还在那里的说法,但是或许——”她可能已经死了。“但是,如果我不去尼布尔海姆的话,我就没法前进。就是有这样的感觉。实际上,发生了一些事,所以我想要离开。也许寻找妈妈只是又一个借口。我不知道。但是,再这样下去,我什么也做不了。”
    “原来如此——”蒂法把茶杯轻轻放在我面前。“那么,你是一定要去了啊。”
    蒂法让我等一下,接着消失在店铺后面。我把照片翻过来,看着似是一个男人的名字和电话号码。尼克斯·弗利。电话号码是我在六号街的家的号码。尼克斯·弗利以我家作为寻找照片上那一家人的起点。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用的是我家。或许是因为当他回到米德加的废墟时,他的雇主神罗公司已经垮掉了,又或许是因为其它什么事情阻碍他通过公司来做这件事。不管怎样,尼克斯·弗利使用了我家的电话号码,换言之,是依赖于我。即便那是我们相遇和分开的方式。
    最终,蒂法带着一张很大的摊开着的地图回来了。她把它铺在柜台上,然后——
    “最近的路线应该是标记在这里。你知道两年前全世界的地形改变了吗?”
    “不。啊,是因为生命之流?”
    “对。但直到现在都没有精确的地图,因为没人去充分地勘测地形。这份地图有好好标绘过,所以它可是相当有价值的呢。”
    蒂法骄傲地说道。
    “是你标绘的?”
    “当然不是啦。”
    “好了,这里就是尼布尔海姆。我不知道有没有变得比以前更容易去一点。”
    我看向蒂法的指尖处,那里确实标记着尼布尔海姆,但是——
    “米德加在这里吧?”
    “嗯。”
    我在地图上循着手指从米德加划向尼布尔海姆。无论我怎么划,最终都停留在海边。
    “我得渡海才行。车子没什么用处。”
    “可是,我觉得车子还是很有帮助的。”
    我再次看向地图。我打小以来从没见过如此详细全面的地图。
    “唔——”
    “首先,你要从米德加出去,向南走。再朝西南方向去。沿着海岸线就可以到达朱农,看见了吗?在朱农的正下方有一个小渔村,叫做朱农下部(Under Junon)【1】。在那里你可以弄到船。”
    “船?!”
    “当然是用来渡海的啦。在以往,连去朱农都很困难。你必须一直走到东边。单是这一点就要花去好几天时间。”
    “哈。”
    “不想再去了吗?”
    “并不是,只是我以前从没去旅行过。我只不过在想这得耗费很多精力。”
    我答道,一边查看尼布尔海姆的位置,一边啜饮红茶。
    “你在米德加长大的?”
    “是的。土生土长的。我之前——从没离开过。”
    跟塔克斯一起上路的那次并不能称之为旅行。
    “没问题的吧~?”
    我猛然抬起头,因为蒂法说这话的方式就像是在打趣我。她表情严肃,与她的语调截然不同,仿佛是在告诉我不要去。我想起了在广场上雷诺对我说过的话。
    “你妈妈为什么在尼布尔海姆?”
    她见我陷入沉默,便改变了话题。
    “我想她是和一个男人去的,并且抛下了我。但是,由于之前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得到了这些旧照片。妈妈她,你看见了吧?她在笑。我最初很生气。她在笑什么?”是的,我很生气。“但是,接着我就懂了。她笑,或许是因为想起了我。妈妈以为我很快就会过去。所以她才能笑出来。然而我却——”
    我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了。一直妈妈妈妈地叫着的男人最糟了。我怯生生地抬起头看向蒂法,她还是用和之前一样严肃的表情看着我。
    “事实上,那个时候我去过尼布尔海姆。但——”
    “我妈妈在那里吗?”
    蒂法看向天花板,然后把视线移回我身上。
    “抱歉,我不能告诉你。”
    “你的样子像是知道些什么。”
    “那里完全变了,住在那里的全是陌生人。我不知道你妈妈是不是也在那里面。抱歉,我不该说那么让人犹疑的事情。”
    我把照片再次拿给蒂法看。
    “对不起,我无法确定。”
    “这样啊——”
    沉默。蒂法轻声道了句失礼了,开始在柜台的另一端工作。那个话题的谈论大概是到此为止了。我把照片放到一边,看向地图,想要记住路线。
    “喂,蒂法。”
    我招呼道,试图缓解气氛。话题——什么都好。
    “这个金碟就是那个金碟吧?就是那个游乐园。我很想去一次呢。”
    “我想它现在已经关门了吧。”
    话题改变,她似乎也松了口气。
    “蒂法你——?”
    “我去过哟,去过那里。”
    “约会……吧?”
    “这该怎么说呢【2】。”
    “抱歉。”我注意到蒂法在强颜欢笑。“我太八卦了。”
    “不要紧啦。别担心。还有人问过一堆更糟糕的问题呢。我说,你去过黄金海岸吗?那里可比尼布尔海姆有趣多了。”
    从她说话的方式来看,我意识到蒂法依然想要阻止我前往尼布尔海姆。
    “为什么不和你女朋友一起去呢?虽然到那里的路也不太好走。”
    “首先我得有个女朋友。”
    “咦?不是吗?”
    她一定是在说凯莉。
    “啊,她只是同事而已啦。”
    “嗯——?”
    蒂法故意摆出一脸“疑惑的表情”盯着我。
    “我可以复制一份这个地图吗?”
    “当然可以。”
    我把手伸进背包,看都不看直接从装钱的纸袋上撕下一片纸拿出来。我在这张纸上粗略地画下路线。边画边好奇自己到底能不能完成这次旅行。
    “这真的很困难的样子欸。”
    “我不觉得很容易就是了。不过很多地方都有向导和交通工具,当然了,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。”
    “如果是钱的话,我可以搞定。”
    “诶——莫非,你是个有钱人啰?”
    “只是目前有点小钱啦。生意兴隆。”
    “什么样的生意?”
    “侦探。”
    “你一定很优秀啰。”
    “我可以给蒂法打个折哦。”
    “谢谢。我会考虑的。”
    我把杯底已经冷掉的红茶一饮而尽,然后向蒂法致谢。正当我要付钱时——
    “你可以下次再给。”
    “咦?”
    “也就是说,你最好活着回来。”

※翻译说明:
【1】Under Junon由于没有找到现有的中文译名,故暂译为“朱农下部”。
【2】日文原文:どうだったかなあ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39

帖子

89

积分

魔导士

Rank: 2

积分
89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9-19 13:25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shamutian 于 2017-2-10 22:37 编辑

第二十二章-凯莉与塔克斯
    雷诺正努力把铁板安装在钢架上,这块铁板已经过弯曲,以与慰灵碑的外观相匹配。他一边工作一边低声咒骂,但没多久,铁板就被抛到地上,发出一声巨响。
    “不合适的说。”
    他一边没有刻意针对谁地咒骂着一边抬起头,正好瞥见鲁德蹲在埃文的车旁检查后车胎。
    “怎么了?”
    “车胎的螺丝松了。我要不要拧紧它?”
    鲁德发生了什么吗?就在刚刚他明明还在生埃文的气。他拿着一个活动扳手朝搭档走去,然后……
    “要这个吗?”
    “嗯。”
    鲁德接过扳手,开始拧紧螺丝。
    “哎呀,你这不是很亲切嘛。”
    “这是因为我恰好看见了。如果这导致了他的死亡,我良心难安。”
    “毫无疑问。”
    “那家伙……”鲁德起身,走向另一边的后车胎,继续工作。
    “他怎么了?说话不要只说一半呀。”
    “那家伙……很危险。”
    “哈?”
    他再次发出疑问,但他懂他的意思。他行动毛毛躁躁,努力使自己看起来高大上。他爱装样子。他是个胆小鬼,却总是爱逞英雄以便让身边的人对自己产生敬佩。重复这样的行为只会让他最终毫无价值地死去。从新人士兵到特种兵,还有年轻的塔克斯成员。他们两个认识很多像埃文这样的年轻人。
    “但是哪,年轻人就是这样,不是嘛?我们不也是这样过来的嘛?”
    “我忘了。”
    “那个女孩……”
    “凯莉?”
    “对。凯莉说不定最后会害死埃文的。”
    “噢哟,果然如此?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    凯莉不是坏人,却是个不负责任的麻烦制造者。她就像是一个只会招来麻烦的女孩。埃文会使出浑身解数不在凯莉面前显露自己的软弱。他最终会做得太过火。对于一个自我意识过剩且不自量力的人来说,这份担子未免太过沉重。
    “但是啊,我们不能弃社长的幼弟不顾,对吧?”
    鲁德没有回答,只是埋头工作。
    “只是做这个的话我倒是无所谓。我不想再与他有任何瓜葛。”
    “——看起来不太可能的说。”
     他瞥见凯莉正穿过广场而来。
    “那个就交给你了。”
    “喂!”
    鲁德回到慰灵碑那里,把雷诺抛在身后。
    “喂,雷诺鲁德!”
    “不要连读的说。”
    “你们把埃文藏在哪了?因为他拒绝当替身你们就把他关起来了?还是说你们要他为他所做的付出代价?”
    “你在说啥啊?”
    “当我思考这件事的时候,就只有这类情况浮上心头。埃文的样子一直怪怪的,是因为他与神罗之间发生了什么,对不对?”
    “样子怪怪的?”
    他试图回忆埃文留下车的时候的言行举止,却依旧毫无头绪。
    “埃文不见了。”
    凯莉谴责道。
    “他可能离开了,但我想他很快就会回来的。你瞧,这是埃文的车。我们在替他看着。”
    凯莉怒视着车子,仿佛这是她最大的敌人。然后,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。
    “喂!”
    “我在这里等着,要是他没来,我就把车撞进慰灵碑里。”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4

主题

140

帖子

140

积分

骑士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140
发表于 2016-9-19 14:54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官方小说好强的样子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39

帖子

89

积分

魔导士

Rank: 2

积分
89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9-19 15:07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shamutian 于 2017-2-10 22:38 编辑

第二十三章-莱斯利与梅尔
    我穿过错综复杂的贫民窟,就像一只从迁徙的鸟群里掉队的迷途小鸟。我想要去莱斯利的家。我以前拜访过两三次,但这还是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去。即使去向路人问路,我也没有信心能解释清楚想要去的地方。就在我考虑或许该返回边缘城重新再来时,我终于走到一个认识的地方。一堆棚屋随意地散布在入口处。我敲响其中一家的门。
    “我是埃文——”一说出名字,我想起莱斯利并不是一个人住。“米蕾优侦探社的埃文·汤森。”
    门立刻打开。
    “你好。我们还没见过吧?我是梅尔。”
    一个短发、小个子的开朗女孩微笑着向我打招呼。
    “嗯,初次见面。莱斯利在吗?啊,恭喜。”
    “谢谢。莱斯利在里面,进来吧。”
    我跟着梅尔走进房间。房子里面似乎只比我那里大一点点,两个人住未免有点拥挤。这里和我记忆中的样子不同。墙纸是令人感到尴尬的花卉图案。装饰性的蕾丝靠垫摆满了房间。这些东西让人很难想象到会出现在莱斯利的房子里。
    “嗨。”
    莱斯利起身,他似乎是躺在床上看书。他拉过床边的一张椅子,我感激地坐了下来。
    “嗨。”
    “你一个人?”
    “嗯。拜你所赐,我差点迷路了。”
    “最好赶快习惯吧。那么,是为了工作而来?”
    “不,只是一些私事——”
    “谢谢你到这里来,一路上辛苦了。”
    梅尔把热水倒进一个花饰的杯子,然后递给我。在杯子后面,我看见梅尔的肚子。里面有一个小孩。非凡的细胞正在里面进行分裂。我觉得梅尔真是某种不可思议的生物。
    “你还不知道吧?”
    “嗯。”
    她注意到我在盯着她看。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,我喝了口热水。温度刚刚好。
    “真不错。这水有多热?”
    我尴尬症犯了,所以问了一个超级无聊的问题试图掩盖过去。这可不好。
    “这取决于水量,还有水壶的材质和大小。但我们的话,煮沸之后放置了大约8分钟。不过你不做这个的吧?那就教凯莉吧。”
    梅尔点点头,一副非常明了的样子。
    “凯莉不用炉子,她比你想的更怕火。”
    莱斯利说出了一件我所不知道的关于凯莉的事。
    “啊,那样的话很多事情不就不能做了吗?”
    梅尔很惊讶。
    “她有过一段很糟糕的经历。”
    “我不知道呢。”
    “那就假装你还是不知道。除非她亲自告诉你,不然不要试图跑去问这事。”
   莱斯利似是在保护凯莉。
    “不会的。我绝不会做任何侵犯她隐私的事。”
    我含糊其辞地带过去。我恐怕不会再有机会问她了。我回想起与凯莉的最后一次对话。它在正要开始的时候就结束了。就是这样的感觉。我确定对话正要开始,而毁了它的人正是我自己。
    “是吗?我还以为……”
    “喂,莱斯利。”我真的不想再继续这类话题。“事实上,我想去找古留根尾。你知道他在哪吗?”
    梅尔的笑容消失了。
    “我们去外面说吧。”
    莱斯利低沉地说道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39

帖子

89

积分

魔导士

Rank: 2

积分
89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9-19 19:20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shamutian 于 2017-2-10 22:39 编辑

第二十四章-凯莉,去吃饭
    “那么,接下来就拜托啰。”
    凯莉用尽全力,砰地一声关上车门,宣布道。
    “要是你想回家的话就回去吧。如果埃文回来了我们会叫他去找你的。”
    “那是不可能的。埃文不会来的。”
    老天,目送凯莉离去,雷诺想到。似乎塔克斯卷进了小情侣的争吵。他忍俊不禁。
    “怎么了?”
    鲁德走近问道,他之前一直在一旁观望情况发展。即便鲁德行为木讷迟钝,但他似乎相当有兴趣的样子,这个发现让雷诺不禁觉得更加好笑。
    “她说她饿了,要去吃点东西。”
    “真令人难以置信,她到底有多低估我们。”
    这不正是我们之所以为敬爱的神罗的原因嘛,雷诺笑起来。然而,他还是注意到他们的反对者依然惧怕着塔克斯。她的上臂直至裸露着的肩膀处布满鸡皮疙瘩。她不仅言辞语气过激,还判断着该怎么作出反应。埃文可能已经完全放开了,但凯莉还是很害怕。她的想象力大概比埃文更丰富。
    “喂,搭档。”鲁德说道。“她和爱丽丝有些相似呢。”
    “我也这么想的说。”
    雷诺希望给予他们帮助起码可以让自己开始赎罪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39

帖子

89

积分

魔导士

Rank: 2

积分
89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9-20 18:50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shamutian 于 2017-2-10 22:39 编辑

第二十五章-与卑鄙小人相会
    在莱斯利的指引下,我朝米德加中央的柱子前进。向上看,以缠绕在米德加的钢架上的电缆线作为粗略的路标。我记不住路。这对我来说简直是打开了行走在贫民窟的新世界大门。我问莱斯利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,莱斯利给了我会心一击,说这是常识。不久,我来到米德加六号街——我曾经住过的地方的正下方。一堵巨大的混凝土墙壁进入视野。这个地方一定就是墙壁市场。似乎只要有钱,很多需求都能在这里得到满足,同时这里也是贫民窟的红灯区。如果这里是那样的地方,那每个住在贫民窟的人都知道它。在遇到莱斯利之前,有好几次我想要去问问墙壁市场,但在贫民窟里问路……是我所惧怕的事。我无法分辨出真正的好人和企图欺骗你的伪善者。一想到被带到一个乌漆抹黑的地方杀掉,我就吓出了翔。尤其是现在,我身上带了大量的现金。我非常担心莱斯利会注意到我现在有多不安全,但今天,莱斯利似乎没有时间想那么远。
    “喂,埃文。”
    我回想起莱斯利带我走了一半的路的时候的临别言语。
    “不要在梅尔面前提起古留根尾这个名字。永远。明白了吗?”
    古留根尾好像被称为墙壁市场的“老板”。
    “明白了。但,为什么?”
    “如果还是我的朋友的话,就不要再问了。永远。明白了吗?”
    “……嗯。”
    莱斯利没有再多说什么,甚至连我为什么会去找古留根尾也没问。

    墙壁市场。它没有作为一个市场的忙碌喧嚣。空气凝滞而浑浊。想必是腐化堕落的气息。这是一个被寂静所统治的世界,就像一个坟场。几个男人女人蹲坐在四周。我小心不发生视线接触,照莱斯利告诉我的,往最深处的那所房屋走去。这是一所凋敝的房子,就像老旧的人造花般褪去了颜色,但尽管如此,它还是比它周围的一切事物都要来得精致。

    我站在门前,按响门铃。
    “你好。”
    “谁?”
    一个深沉的男性嗓音从门的另一边传来。
    “是克劳德介绍我来的……来自斯特莱夫快递服务。”
    没有回答。我听见脚步声从门边离去,大概是去传话了。我有些紧张,环顾了一下四周。许多双呆滞的眼睛在盯着我看。不。或许他们压根儿就没有在看任何东西。不久,门开了,一个男人出现在门内。他是一个大个子,双眼向两边分开,眼神锐利,脸颊上有一道长长的伤疤。我的视线游移不定。嗝。
    “进来吧。”
    “好的。”
    我跟在他身后,仿佛是被带进去的。气味引起我的注意。一股病态的甜腻气息溢满鼻腔。在走廊上,房屋内部的装饰也是破旧不堪。墙纸四处剥落,露出下面的灰泥墙壁。我真的能在这种地方弄到燃料吗?首先,我有什么理由去相信一个快递小哥?我这是打算把自己的疑惑拉回到那么远?我在干嘛?我是不是该再给自己找些来到这里的借口?啊!我几乎失声叫出来。当我把车子交给雷诺的时候,就该问问燃料的事。我本可以在他们拒绝我之后再来这里的。我,确定一定以及肯定,做出了错误的选择。或许我现在在这里就是对此的惩罚?我想从这里出去。逃吧。对,这才是我要做的……但,在我意识到这点之前,我和那个大个子就已经到了走廊尽头的一扇门前。
    “注意不要失礼。”
    大个子没有敲门就打开了房门。我犹豫不决,他从后面推我,我踉踉跄跄地走了进去。

    里面没人,我站在门口,环顾四周。这是一个奇怪的房间。一张巨大的圆床占据了这个本就不太大的空间的大部分。很多照片贴在墙上。只一眼就能了解到上面全是女人,从似是处于青少年早期的孩子样貌的女孩,到几乎上了年纪的年龄更大的女人。
    “嚯咿~”
    一个奇怪的声音从床的背后,屏障的另一边传来。这声音很虚弱,仿佛他的呼吸是漏出来的一样。不久,在一阵金属咔嚓声中,一个坐在轮椅里的老人出现在我面前。他穿着花哨的红色套装,其花哨艳丽更衬出了他苍白的样貌。
    “那么,我听说是克劳德介绍你来的?”
    这个似乎是古留根尾的老人发出刺耳的声音说道。他的秃头下面是一张布满皱纹的脸。但唯独眼睛炯炯有神,与外面那些毫无生气的眼睛形成强烈反差。也许他不像看上去的那样老。
    “是的。”
    “名字?”
    “……”
   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    “埃文。埃文·汤森。”
    为什么我好几次在这种时候都不能撒谎呢?
    “好,我知道了。你是埃文,埃文·汤森。”
    战栗爬上我的背脊。
    “那个——”
    我想处理完这笔交易,然后回家。或者说,这笔交易压根儿不需要处理。然而,他的视线投向了墙壁,仿佛在说已经对我失去了兴趣。
    “哼,该死的克劳德。遇见他是我衰落的开始……”
    他好像是在看墙壁上的照片。我也随他的视线看去。
    “咦?”
    三个女性出现在一张似是隐藏摄像机所拍下的照片里。其中一个是第七天堂的蒂法。单是这一点就让我惊讶不已,然而接下来,中间的那一个分明是女装的克劳德。感觉到自己似乎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,我赶紧移开视线。
    “那么,年轻人,你想要什么?”
    “我要进行一次公路旅行,需要燃料。你能弄到手吗?”
    “我能弄到手吗?这个老人能做到这种事吗?你是这个意思吧?”
    “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    “埃文,是吧?不要以貌取人哦,这是生活基本常识,却往往容易被人遗忘。好好记住。我有过一次糟糕的经历,就因为我忘了这一点。”
    他再一次地看向墙壁。
    “你可能觉得我是个羸弱、年迈的老家伙,但其实我没那么老。哎呀,也不年轻就是了。我身体搞成现在这个样子,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办事了。但是,呵呵,我相当有钱哦。”
    古留根尾伸出戴满艳俗戒指的右手,指着贴满整个房间的照片。
    “只要有这些,我就能得到大多数东西,能让很多人沉默。”
    我立刻理解了古留根尾在说什么。这货就是一个卑鄙低劣的混球。
    “……除了亲爱的克劳德。他差不多是唯一一个把我当成杂务工的人。可真是不简单哪,这小子。话说,燃料。明天黎明之时,在边缘城主干大道上。最南端。我会把它送到那里。可以吗?”
    “好,我会付钱的。”
    “我不要钱。你只需要告诉克劳德这是免费的就行了。”
    “不,我要付钱。”
    “不想欠我的?那你爱怎样就怎样吧。”
    “多少钱?”
    “所有的钱。免费,或者你身上所有的钱。艰难的选择,是不是?给你点时间考虑下。另外,埃文。”古尾留根眯起眼睛盯着我看,“你和神罗有血缘关系吗?”
    心跳骤然加剧。
    “别人有时候会说我长得像那个笨蛋社长。可惜并不是。”
    “是这样吗?那么,我们以前见过吗?”
    “没有……”
    “嚯咿~原来如此,这样啊。你等一会儿。”
    古留根尾的轮椅嘎吱作响,消失在屏障的另一边。我走向蒂法的照片,一面留意着屏障后的动静,一面迅速撕下照片。这东西不应该在这里。然后,我环顾了一下墙面。无数或盛装打扮或半裸的女人的照片贴在上面。那时候,梅尔的笑脸消失了。我回想起自己提到古留根尾这个名字时莱斯利的表情。在墙壁的最边上,我找到了它。她看起来比现在更瘦,但那肯定就是她。我撕下梅尔的照片,放进口袋里。
    “有了有了~”
    古留根尾心情愉悦地回来了,我则一脸无辜的样子望着墙上的照片。
    “我很确定它就在这里……”
    古留根尾翻动着一本放在他大腿上的厚厚的相册。接着,他从里面取出一张小小的照片给我看。
    “那是你,是吧~”
    照片里的我看上去一脸坏脾气,还戴着一顶愚蠢的派对帽。这张照片是我15岁生日的时候妈妈拍着玩的。这是她最喜欢的一张,我很肯定她把它放在钱包里。为什么古留根尾会有?不可能!我抓狂了。我看向墙壁上的照片。妈妈她……?!
    “什么?啊,不不。那张照片是张贴在某个公告板上的。我命令我的手下把所有地方的那种东西都带给我。直到差不多一年前,失踪人口的信息可是很值钱的。仔细看看,照片的背面还写着联系方式。大概是有其他人在找你哟。”
    “谁……会找我?”
    “5000。不,你是克劳德的熟人,1000gil就行了。”
    “安妮特·汤森?”
    “不是。可惜哪。我不会再给你提示了哦。如果想知道答案,就给1000gil。已经很便宜了哦。”
    “你……”
    “嚯嚯?”
    “很多人不能团聚,就因为你撕下了那些照片。你想过这点没有?”
    “你说的没错。但是,这干我屁事?”
    “你这个卑鄙小人。”
    “喔,埃文。看来你已经看穿我的本质了。很好,小鬼头。”
    我把背包拉到身前,挂在手腕上,准备拿钱。指尖触碰到路法斯·神罗的手枪。钱或枪,哪一个?
    “埃文,看这里。”
    我抬起头,发现古留根尾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已经掏出一把左轮手枪指着我。
    “如果你拿出来的是钱以外的东西,我会开枪的哟。”
    这个小人恐怕真的会开枪。我不想被古留根尾杀死在这种地方。我把手伸进纸袋,拿出一笔钱,扔到床上。然后一把抓过照片。
    “交易愉快。”
    古留根尾嘲弄道。
    “我会把燃料送过去的。我是个言而有信的男人。”
    我觉得,在拿枪指着别人的时候说这种话根本就是空话,但我只想尽快离开。
    “小哥呀。如果墙上有你喜欢的照片的话,尽管拿去就是。所有照片的复件我都有哦。”
    我走出房间,咒骂着自己的粗心。离开这里,深吸口气。外面的空气比屋里好的多,但还是让我感到沮丧。我脚步不停、头也不回地离开墙壁市场,边走边从口袋里拿出照片。我先看向克劳德的那张照片。见鬼,克劳德和蒂法到底在干什么?另一个人又是谁?我翻过照片,后面标注着“克劳德,蒂法,爱丽丝”。爱丽丝?这个女孩是爱丽丝?爱丽丝,古代种。她告诉凯莉她的父母去世了,她被神罗绑架,然后她死了。爱丽丝与克劳德、蒂法有所关联。
    “以前发生过很多事。”
    我想起蒂法那半真半假的笑容。我把蒂法和她同伴的照片撕成碎片,任其撒落在路边。
    “如果还是我的朋友的话,就不要再问了。”
    我想起莱斯利的话。我撕碎梅尔的照片,把它同样扔了出去。最后,剩下我自己的照片。尼克斯·弗利的名字,还有我家的电话号码写在背面。他一定是把我的照片张贴在公告板上,猜想我应该已经下到了贫民窟。然后,他来到米德加上层,死在了阿尔德先生家里。如果我看见了贴在公告板上的照片,我们或许已经重聚了。即便尼克斯会因星痕而死,我们仍然有相遇的可能。我甚至有可能寻出妈妈的下落。而这个机会却被那个卑鄙小人给夺走了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39

帖子

89

积分

魔导士

Rank: 2

积分
89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9-21 18:14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shamutian 于 2017-2-10 22:40 编辑

第二十六章-蹩脚的伪装
    我站在莱斯利的家门前。我应该对他说什么?怎么说?如同往常一样,我发现自己正在为自我保护而试图解释现况。那样是不行的。这不是那种问题。
    “我是埃文。一切都、十分抱歉。”
    我边说边敲门。
    “我马上就来。”
    莱斯利回答道,最终走了出来。
    “梅尔不太好。孕妇晨吐,知道吗?”
    “唔,一点点。”
    “那么,怎么了?找不到墙壁市场?”
    “不,我去过了。也见了古留根尾。”
    “这样啊。”
    “那时候我发现了一张梅尔的照片……”
    莱斯利瞪着我。
    “我偷出照片,把它撕碎,扔掉了。”
    “你……”
    莱斯利一脸如释重负。不,不是这样,我焦躁起来。
    “古留根尾知道。他甚至好像有所有照片的复件。所以,如果那家伙注意到是梅尔的照片不见了的话……我的意思是我觉得到头来会给你们两位带来麻烦……?”
    莱斯利挥拳击向我胸口。轻轻地,两次。然后,他握住我的手。
    “我啊,就喜欢你那愚蠢的正义感。除此以外,我也喜欢你完全缺乏优点。是两年前来着?当凯莉把你介绍给我的时候我是这么想的。这家伙只是一个在米德加长大的聒噪、自以为无所不知、假装自己是个专家的富家子弟。”
    “那些东西说出来可真是相当糟糕呢。”
    “可是,在我们一起混了一段时间之后我懂了。你的良心是我们所没有的东西。多亏了你,凯莉变了。你知道吗?正因为你,凯莉决定要过一个诚挚的生活。我也一样。我干过肮脏的活儿。我是古留根尾那儿的一个小喽啰。但眼见凯莉发生改变之后,我觉得我也应该修正自己的道路。法比奥也是。据我所知,他已经停止了偷窃。诶,除了最近与神罗的那次事件。”
    “我都不知道呢。”
    “你永远一无所知,也不会去注意。你总是忙于只顾考虑自己事,不是吗?然后接下来你了解到了吧。你又跑去惹出了麻烦。”
    “真的十分抱歉。如果你需要在哪里躲一下的话,可以用我的房子。钥匙……”
    我迅速想要从背包里拿出钥匙,但莱斯利制止了我。
    “没关系。这是我的问题。我知道总有一天我得解决一些事。我已经磕磕绊绊地走了这么远了,但我已经下定决心了。谢谢你,埃文。”
    莱斯利转过身去背对我,正打算回到房子里,却又回过头来……
    “喂,你说的如果我的想的话可以用你的房子是什么意思?”
    “我要进行一次小小的旅行啦。我已经得到车了。我去古留根尾那儿弄到了燃料。”
    “哦?”
    莱斯利饶有兴致地看着我。
    “我要离开一段时间。”
    “别干蠢事,埃文。”
    留下这些话,莱斯利走进屋里。我感觉还有很多事必须得告诉他,但或许我想说的那些事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关系。我开始向边缘城走去。还有我必须停靠的一站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39

帖子

89

积分

魔导士

Rank: 2

积分
89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9-21 18:15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shamutian 于 2017-2-10 22:40 编辑

第二十七章-项目启动
    雷诺一边盯着正跟上司通电话的鲁德,一边检查着慰灵碑施工计划表。
    “雷诺?”
    “嗯?”
    他抬眼看去,一个中年人紧张地四处张望。
    “我是多伊尔。”
    这个人皱着眉头自我介绍道。
    “啊,村长。”
    “算是吧。不管怎样,按照约定,从明天开始我们会来给项目帮忙。基奥、斯罗普和我。法比奥还不能来。他还要多休息一下。”
    “欢迎欢迎。那么,你能做什么?你擅长……喂,你在听我说话吗?!”
    “那是……”
    多伊尔看着停在慰灵碑旁的车。
    “埃文留下的。我替他照看一段时间。”
    “他来过这里?”
    “是呀。”
    “那家伙在干什么……”
    “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,但我确信他尽了最大的努力的说。”
    “我明白你在说什么。你似乎很懂这家伙。”
    “我见过很多像他这样的人。”
    雷诺轻哼一声,回答道。在多伊尔承诺他明天会开始工作之后,他走向现在已经属于埃文的车。雷诺把注意力放回施工计划表上。
    “搭档。”
    “嗯?”
    鲁德走回来,把电话放进套装的口袋里。
    “我现在要上米德加去。直升机好像不能运作了。”
    “米德加?直升机?”
    雷诺想也没想,径直抬头看向米德加。
    “主任和伊莉娜来了。”
    “你计划用直升机做什么?”
    “不知道。”
    “啐,还是把我排除在外吗?”
    “不管怎样,我要去了。”
    “等等,我也去。”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39

帖子

89

积分

魔导士

Rank: 2

积分
89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9-22 18:20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shamutian 于 2017-2-10 22:41 编辑

第二十八章-凯莉的反击
    我从莱斯利那里离去、抵达第七天堂的时候已是黄昏时分。这还是我第一次在同一天内来访了两次。
    “欢迎光临——”
    蒂法发现是我之后,露出好奇的表情,然后很快笑出声来。
    “有点事我想说一下……”
    我一边说一边溜到柜台边的座位上。
    “你放弃去尼布尔海姆了?”
    “不,不是说这个……”
    “看来是很严重的事呢。”
    “嗯。”
    “事实上……”我决定把我告诉莱斯利的那个故事精简一下。“古留根尾好像在用照片恐吓别人,你是其中之一,蒂法。我偷出照片并撕毁了它,但古留根尾说他还有复件……”
    “等一下。古留根尾还活着?”
    “还活着……你是什么意思?”
    “啊,抱歉。这有点复杂。也有很多我所不知道的事情呢。那么,古留根尾有一张我的照片?”
    “嗯,你,一个叫爱丽丝的女孩……以及克劳德。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,克劳德化装成了女人。”
    “啊,是那个时候吧。一定是有个隐藏摄像机吧。”
    “嗯,好像是的。”
    “诶?这么说你知道克劳德?”
    “勉强算知道吧。就算把我们所有的对话加起来也只有三分钟的样子。”
    “鲜少有人能跟他持续到五分钟。”
    蒂法愉快地微笑道。但很快,似乎有另一个问题涌上她的心头——
    “你也知道爱丽丝?”
    “不,只是,有三个名字写在照片背面。”
    “啊,原来如此。”
    “是朋友?”
    “是啊。不,她是更特别的人……吧。”
    “这样啊。”
    我对爱丽丝的好奇心被大大激起,但打听一个已经过世的人是很不妥的,此外,我还没有说到重点。
    “总之,我发觉我在古留根尾那儿的所作所为或许会给你造成麻烦,所以想知会你一声。我可能做了多余的事。”
    “埃文……”蒂法说道,直直注视着我。我紧张起来,垂下视线……那里是蒂法的胸部。我慌忙抬起头来。
    “埃文,你是一个好人啊。”
    “不是这样的。”
    “你为什么要装作很坏?”
    “我没装。”
    听到我的回答,蒂法再次笑起来。
    “那么,我要走了。”
    “别担心古留根尾。我有克劳德呢。”
    蒂法说道,声音充满信心。蒂法与她周围的人的关系远比我想象的更复杂。
    “话说,在那之后,你和凯莉聊过了吗?”
    我目瞪口呆地盯着蒂法。
    “她不久之前还在这里。吃了不少呢。”
    “难道说,你告诉凯莉我要去尼布尔海姆了吗?”
    这次换做蒂法惊讶地看着我。
    “抱歉,这是个秘密?”
    我轻轻点点头。
    “对不起呀——”
    “不——”那个时候,我的肚子发出很大的声音。这提醒了我,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顿饭了。
    “我给你做点什么吧。我请客,所以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吧。”
    在我作出回答之前,一脸歉意的蒂法已经把煎锅放到了炉子上。

    我一边抚摸自己吃撑的肚子,一边窥视中央广场,看到了凯莉的侧脸。她坐在车子的驾驶席上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前方。她所看的方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。她凝视着虚空,陷入沉思。我整理从蒂法那里得到的信息,琢磨着该对她说什么。那么,要做什么呢。就在想出任何选择乃至得出答案之前,我已站在车子旁边。欸,管它呢。即便会受到训斥,凯莉正在等我。想要去踏出那一步使我非常开心。和她的事、一个人离开、自己所考虑的事,不管怎样都无所谓。
    “嗨。”
    我朝她出声招呼,她瞪了我一眼,走下车来。她穿着一件无袖的骑手夹克和一条简单的牛仔短裤,脚上是一双结实的靴子。她手上提着一个平时用的军用背包。看上去就像她准备去旅行一样——难道说,其实就是这样?凯莉双手叉腰,用挑战的眼神看着我。
    “上车。”
    她向我命令道,自己则快速走到副驾驶座。
    “哦。”
    我应道,坐进驾驶席。
    “塔克斯不在这里呢。”
    “他们说有急事。”
    “这样啊?”
    “就是这样。”
    凯莉突然扭过身子,把头伸向后座。只见一个浅棕色的布制大袋子赫然放在座位上。不管里面装了什么,它几乎已经被塞到了爆破临界点。把背包放在那个大袋子上后,她把手扎进布袋的口袋里。
    “塔克斯把这个借给我了。”
    凯莉拿出像是护目镜的东西。
    “太好了。这东西很管用呢。”
    “可是,这东西戴的时间长了,会在眼睛周围留下印子的。”
    她快速戴上她的那副,展示给我看。
    “你也有一副?”
    “当然有啦。”
    “呃——”
    “好,出发吧!”
    汽车完全在凯莉的控制之下。我们过去一直努力在彼此之间保持一个令人舒适的距离,但现在完全不同了。感觉非常舒服,丝毫没有格格不入的地方。我发动汽车,缓缓驶入主干大道,朝南端前进。护目镜挡住了风,但偶尔还是会有小石子和尘土飞到脸上。看来若是我想避免这些东西,就不能开得太快。没过多久,凯莉再次把头伸向后座,开始在袋子里翻找起来。她很快转过身来,头上戴着一顶适用于雪山的羊毛帽,她把它拉过眼睛,用一块具有大型花朵设计的布盖住嘴和鼻子。
    “开快点!”
    遵从凯莉被遮住的声音,我踩下油门。
    “——”
    凯莉又说了什么,但却被风声以及盖在她嘴上的布给淹没了。
    “诶?”
    我把一只手放在耳朵后,向她示意我听不见。凯莉把盖住下半脸的布拉下来。
    “感觉真好啊!”
    碎石和小石子继续穿过窗户,我的脸颊被打得生疼。但倘若这能让凯莉高兴,我也不能抱怨。我使劲踩下油门。引擎拼命咆哮,推动我们加快前进——起码我是这么想的。引擎抗议般地发出噼啪声,不久就完全停止运作。我看向燃油表,指示器显示出油气耗尽的标识。汽车继续滑行了一段时间,最后彻底停了下来。凯莉交叠双臂,低头看去。
    “燃料呢?”
    “在明天黎明的时候应该会被送到主干大道的南端。”
    鉴于在古留根尾那儿所发生的种种情形,我不认为事情能照计划顺利实现。但这也得等到明天才能知晓。此刻,凯莉才是更重要的存在。
    “我们还有一段时间,也还有一段路要走。你想要做什么呢?”
    “怎么办才好呢?”
    “只有推车了吧?以及,在车里睡觉、等待。”
    “嗯。那,我来推车,凯莉你坐在里面,掌握方向盘。”
    “我明白了。”
    我下了车,确认凯莉坐在驾驶席上后,走到后面,开始用双手推动车身。车子完全没有移动的迹象。我转过身,背靠车身,把力量灌注在双腿上。即便认为没用,我还是更加用力地推。汽车突然动了起来,我差点摔倒在地上。不知道是什么缘故,我转过身来再次用两只手成功推动了它。一旦汽车开始移动,在那之后,它继续前进,意外的轻松简单。
    “我听蒂法说了。你妈妈没死,至今行踪不明。她可能在尼布尔海姆。”
     坐在车里的凯莉用相当大的声音喊道。
    “是吗?”
    突然,汽车开始蛇行。
    “凯莉,方向盘!”
    我边推边朝里看,看见凯莉正艰难地左右转动方向盘。
    “这就是、我的、感觉。”
    “你这么做的话会变得很重的。”
    “当然。你注意到了?首先,在从希灵回来的路上。你所说的,让我很受伤。但让你说出那样的话是我的错。”
    这不是凯莉的错,是我自己把一切都搞砸了。
    “可是后来,在诊所里所发生的事,我觉得真是够了。够了够了!我讨厌被那样测试。”
    嗯。我真是,够了。
    “在那之后你的所作所为更加过分。你失踪了。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可你却四处散播你的谎言。然而,你把一切都告诉了蒂法。喂,埃文。我想,我希望你能喜欢我,并不断努力努力再努力。我停止做坏事。与那些引诱我回去的昔日朋友断绝来往。”
    “不断努力努力再努力?”
    “我累了。”
    蛇行停了下来。她似乎是厌倦了毫无意义地转动方向盘,而不是因为在帮忙。
    “那是什么呢?对了。是因为我是在贫民窟的一个狡诈残忍的犯罪家庭里长大的。善恶界限模糊不清、薄弱不堪。那种样子,你很讨厌的吧?”
    “我想……不是那样的。”
    “我知道你为了适应我们而做的有些过头。我知道你试图表现得邪恶而坚韧,因为在你脑海里对贫民窟有所误解。但真正的埃文是不同的。我知道。你是一个好人。你不想做坏事。”
    我不知道是否真的有人会为被称为一个好人而感到高兴?无论如何,今天我听了太多关于“真正的我”。我希望能就此打住。
    “欸,总而言之,我们意识到了彼此都在伪装自己。”
    “你为什么要弄得像是你想将其称之为扯平了呢。”
    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    “不,你就是这个意思。你总是这样。当你没有得到你想要的回应时,你就会说你不是这个意思。即使你不说,你的心也这么说了。”
    “如果你是这么想的,我也无话可说。”
    她似乎非常生气。
    “该怎么办才好呢。”
    “我也想知道。”
    凯莉陷入沉默,我默默地推着车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39

帖子

89

积分

魔导士

Rank: 2

积分
89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9-22 18:20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shamutian 于 2017-2-10 22:41 编辑

第二十九章-雷诺和鲁德,心急火燎
    没有人知道神罗公司到底有多少架直升机。大多数已经在陨石坠落后的前半年里被洗劫一空。最后,在经历了所有的麻烦之后,路法斯·神罗和塔克斯只有3架飞机得以保全下来。虽然不多,但鉴于维护所需耗费的精力,这个数量倒是恰好合适。它们被隐藏起来,一架在希灵附近,另外两架在米德加。在八号街,一个屋顶塌陷的仓库被用作1、2号飞机的机库。
    “是起动装置故障。我暂且用2号把它替换了。”
    鲁德说,一边用一块旧抹布擦掉手上的油。
    “2号什么时候能飞?”
    曾问。
    “不知道。我必须把从1号上拆除下来的部分进行检查——”
    “你最好快点。”
    曾扬起嘴角。
    “主任。刚才那是微笑吗?”
    “什么时候能飞完全取决于鲁德。”
    “飞,去哪里?我们不是在这里秘密进行工作吗,主任?”
    “我们要去找杰诺瓦。”
    曾说道,雷诺和鲁德互相交换眼神。
    “那太棒了!”
    “首先,伊莉娜和我会与我们四处分散的同伴汇合。我们让他们去搜集信息了。”
    伊莉娜歉疚地移开视线。
    “喔,让我们也来做点什么吧。果然、那才是我们塔克斯该做的工作。我们是总务部调查科,塔克斯!”
    “慰灵碑怎么办呢?”
    “我们将在三天内完成它!”
    “不,这需要五天。”
    鲁德冷静地纠正他。
    “我们将在四天内搞定!”
    雷诺不依不饶。
    “当它完成的时候再汇合吧。”
    “喔!走吧,搭档!”
    “主任,”鲁德说道,他看着雷诺走出自己的视线范围。“社长…他打算对杰诺瓦做什么?”
    “它的所有权属于神罗。当然,也包括对它的处置权。”
    “这样啊。”
    鲁德点点头,把玩着起动装置。
    “不好了的说。刚才有人在偷听我们说话。我听到有脚步声跑远了。”
    雷诺报告道,他小心翼翼地从仓库外面回来。
    “怎么办,曾先生?”
    伊莉娜说道,毫不掩饰她的兴奋。
    “伊莉娜,去搜出来。如果你在一个小时内找不到他们的话就回来吧。”
    “如果我找到他们,该怎么处置呢?要解决掉他们吗?”
    “把他们带到这里来。我会在听他们说了什么之后再作出判断。”
    “是——”
    伊莉娜不满地答道,然后飞奔出去。
    “伊莉娜一回来,我们就起飞。鲁德,留在这里,保护2号。”
    “嗯,明白。修理完毕后,我就把它从这里挪走。”
    “很好。雷诺,你去慰灵碑”。
    “啊啊,真是的!我这就走啦!”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39

帖子

89

积分

魔导士

Rank: 2

积分
89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9-22 18:21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shamutian 于 2017-2-10 22:45 编辑

第三十章-情侣吵架与惊愕的黎明【1】
    时近午夜。凯莉躺在后座上,靠着她的包。她似乎没有入睡。
    “燃料真的会来吗?“
    凯莉突然道。
    “我已经做好了安排,但我不太乐观就是了。”
    “如果它不来的话,怎么办呢?”
    “我会再想办法的,只是恐怕刚开始我们什么也做不了。”
    “不管需要多长时间,我们都要去尼布尔海姆。我们还有阿尔德先生的委托。你已经忘记了吧,埃文。”
    “才没有。”我又迅速纠正。“唔,也许吧。”
    但凯莉没有任何反应。
    “你告诉了蒂法,却什么也没有告诉我。”
    话题似乎已经改变了。朝向了一个敏感的问题。我为此做好了准备。
    “埃文。告诉我为什么。”
    我搜寻答案。一个好的答案。接着我又想道。我不能这样做。这是一个我犯过很多次的错误。只需要谦卑地告诉她,真相。
    “被你发现我一心想着自己妈妈让我感到羞耻。包括莱斯利和其他人也是……但我还是想要向某个人倾诉。尤其是那时候。我无法独自承担这个负担。”
    “嗯。”
    这是一个敷衍的回应。然后我明白了。告诉我你为什么选择了蒂法。
    “蒂法是认识的人,但跟此事没有关系。我觉得这样的话就不要紧。但我现在知道了。我真的只想让我的朋友们知道,尤其是你,凯莉。”
    “可如果我知道了,我可能会生气的哦。比如说,有我在身边难道还不够吗。”
    “但我不认为你是那种人。”
    “哦,这还真是让人意外。我震惊了。当我从蒂法那里听到关于你的而我却不知道的事情时,我大发脾气。我非常生气,不停地吃了又吃。”
    当遇到这种事情时,我们真是惊人的相似。
    “在蒂法面前,我简直像个孩子。我比不上。”
    “在路法斯·神罗面前,我也是这种感觉。”
    “所以,扯平啰?”
    “是吗?我觉得自己不能和莱斯利相比,啊,还有法比奥也是。我总是觉得自己对在贫民窟长大的人们有所亏欠。”
    这是我第一次谈起这个。凯莉快速端坐在后座上,从后视镜里看着我。
    “路法斯,莱斯利,法比奥。三个人。我有两个。那么,是我赢了。”
    两个?一个是蒂法,另一个是……?
    “我绝对不是你妈妈的对手。”
    “这不太一样……”
    “我知道。不,我不知道。我想知道,这是不一样的。一个男孩的母亲是他女朋友最大的敌人。这是奶奶说的。但她们也可以成为我们最好的朋友,她也这么说过。”
    “喂,凯莉。”
    “什么?”
    “作为大前提,我就直接问了,凯莉,你喜欢我吗?”
    凯莉的脸从后视镜里消失了,一瞬间车子震了一下。下一瞬间,有什么东西打在了我的后脑勺——也许是凯莉的背包——不管是什么,我的胸口用力撞向方向盘。喇叭响起。
    把布袋放在地上,凯莉躺在她所占据的后排座位上。把背朝向我。
    “蒂法跟我说,我应该阻止你去尼布尔海姆。”
    “是的。感觉是这样。虽然她没有直接这么对我说。”
    “这就是为什么我选择不阻止你。我想我们可以一起去,所以匆匆忙忙地打包了行李。”
    车内再次陷入沉默,不过是令人舒适的沉默。没过多久,我听到她陷入沉睡的呼吸声。我调整后视镜,让后排座椅出现在视野中。凯莉裸露的背也在其中。我从背包里掏出枪,准备守夜。

    我原本打算整晚熬夜的,但似乎还是睡着了好几次。天色已近黎明。
    “埃文,你醒了吗?”凯莉问道,仍然躺在那里。“听到了吗?“
    我凝神细听,听到了发动机的声音。它越来越近。凯莉在后座坐起身来。我从车里出来,抬头望向主干大道。一辆小型卡车接近了。司机座位上的那个人很快就进入了视线范围。
    “莱斯利!?”
    凯莉似乎也注意到了,走下车来。当他经过我们的车时,莱斯利轻轻挥了挥手,把车停住。然后,急遽调头,在堪堪挨到我们的汽车的地方停了下来。这是某种技巧。
    “最好快点。”
    莱斯利下车朝我们喊道,我们站在那儿,目瞪口呆。
    “去吧,打开油箱盖。”
    “它在哪里?”
    “让开。”
    莱斯利把头伸进驾驶席,取出钥匙,走到车后。
    “埃文,过来,我告诉你。”
    “好。”
    我慌忙跑到莱斯利身旁。车子后面的右边有一个钥匙孔。他插入钥匙并扭转它时,打开了一个面板。
    “这是盖子。我有四罐燃料。三罐应该就可以加满了。把另一罐放在后备箱里。在它下面垫点东西。”
    我不安地站在那里,莱斯利回到车上,取来一罐燃料。
    “去把剩下的拿过来。”
    好的——我茫然答道,从卡车载货平台上把燃料罐取来。我极度混乱,提着装满液体的沉重燃料罐,跌跌撞撞地走回来,莱斯利正在告诉凯莉如何把燃料加进去。他似乎为我们准备了一个简易的手泵。趁着喘息的功夫,我打量着莱斯利。他脸上有些地方沾到了黑色的污垢。看起来像是烟灰。他的衣服也被弄脏了。
    “没想到凯莉也在一起呢。”
    莱斯利调侃道。
    “是呀。”
    凯莉说道,注意力集中在泵上。
    “埃文?”
    莱斯利回到卡车上,向我招呼道。我对他作出回应,同时回头看了看凯莉,她已经停下手泵,用右手对着自己脸颊扇风。
    “我有一些东西要给你。首先,是这个。”
    他打开乘客一侧的门,拿出一捆钞票。
    “我不知道为什么,但他说他只是在扰乱你。然后是这个……”
    他把头伸进车里,拿出两架看起来很重的机枪。
    “它们是不能单独发射的类型。要小心,如果控制不好子弹会立即用完。还有另外两架,但是是我的。”
    我小心翼翼地拿着机枪。莱斯利走到卡车的载货台面处,取下一个大木箱。好像很重的样子。他看到我双手已经被机枪占满时,便回到汽车那里,把钥匙从油箱上取下来,用它打开后备箱,把木箱放进后备箱里。
    “这些都是枪弹类杂志。它们很容易使用,你很快就会明白的。但我想你最好还是找个地方练习一下。”
    他回到凯莉那里,把钥匙放回原位,检查加油过程。我谨慎地把机枪放在副驾驶座上,然后走向他们两个。
    “嗯,你做的很好。那么,我要走了。”
    莱斯利很快开始回到卡车上。
    “等等!”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字眼。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    “……我要做个了断。”
    莱斯利轻轻笑了笑,搔了搔鼻翼。
    “昨天你离开后,我跟梅尔谈过了。在我们的孩子出生之前,让我们把事情都解决掉,我这么说。然后我去见了古留根尾。”
    “解决……”
    “我没有杀他。我不再杀人了。”
    莱斯利毫不犹豫地说道。
    “我去那里要回我以前的工作。我只想金盆洗手,但当我可怜巴巴地去求他、告诉他这种艰难的日子我过不下去了,那个狗杂种十分高兴。那个卑鄙的混蛋,他喜欢看人们痛苦的样子,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。燃料运输。”
    “你不是真的要回去吧?“
    “当然不是。我离开之前点了一把火。梅尔的照片,以及其他的一切全都化为灰烬了。”
    听闻此言,凯莉的身体僵硬了。
    “那些机枪呢?你不是从古留根尾那里弄到的吧?“
    “火势开始蔓延后,我突然想起。如果你要去旅行,最好带上枪。然后,我觉得我应该也带一些。于是我回去拿了它们。”
    “厉害啊,莱斯利。”
    这是我唯一能说出口的话。
    “所以,埃文。我果然还是需要借用你的房子。形势发生了变化。嗯,事实上,我已经借用了它。我破门而入。梅尔在里面等着。”
    “当然。欢迎你啊。”
    我从口袋里拿出钥匙递给莱斯利。
    “谢谢。”
    “这是我的台词——”我拿起那捆我记得是放在车里的钞票,递给莱斯利。“给,用这个。它本来就是付的燃料费。”
    “谢谢。帮大忙了。”莱斯利接过钱,放进裤子后面的口袋里。“我会偿还你的,还有房租。到那时我们就两清了。从今以后,无论你需要什么,都不要把它当作一种负担。这样可以吗?”
    “无论什么?”
    “不管你如何小心也好,再怎么祈祷也罢,人生、总会有很多事情发生。无法预料。那么,我得走了。祝你们俩旅途愉快。”
    莱斯利说道,一脸露骨的下流表情。
    “我踹你哦!”
    “喔~我好怕怕。”
    莱斯利玩笑般地背过身去,回到卡车,我叫他等一下。我不认为莱斯利和梅尔的问题已经解决了。
    “古留根尾那儿有一个大块头吧?他看起来很危险。你不会有事吧?”
    “如果情况危急,我会用机枪。从现在开始我会和它们睡在一起。”
    说完,莱斯利爬上卡车,没再回头。他发动引擎,按了按喇叭,向边缘城驶去。
    “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回去——回到另一边。即使他终于走了出来。”
    “不会发生这样的事的。他有梅尔。”
    “……是吧。他应该是不会的吧?更何况,他还有一个孩子。”
    我点点头。希望这是真的。泵发出罐子已经被抽空的声音信号。我收好泵,把空燃料罐堆在马路边。我相信有人会有用得上它们的地方。我打开后备箱,里面除了莱斯利放进去的木箱,还有一条相当老旧的毯子。我铺开毯子,把它垫在未开封的燃料罐下面。然后我记起了这个木箱,打开它,取出两本杂志,接着关闭后备箱。
    “我们要出发了吗?”
    “嗯。”
    凯莉走到副驾驶座那边,打开门。但她只是看着我,却没有坐进去。
    “喂,埃文。这个袋子里面是什么?”
    她从车里拿出一个略大的纸袋,递给我。
    “不知道。看看吧。”
    她点点头,朝袋子里瞥了一眼,从里面取出一张纸片和一个花纹包裹。
    “上面写着‘谢谢’。”
    那就是这张纸上所写的内容。凯莉在车顶上打开包裹,发现里面有一块跟她的头一样大的面包。
    “一定是梅尔做的。”
    “应该是吧。看起来很好吃呢。”
    “我们之后再吃吧。找个风景好的地方。”
    “哦呵呵呵。”
    “什么呀,笑成这样?”
    “找个风景好的地方?吃一块面包吗?”
    “你现在就想吃吗?”
    “呜嘻嘻嘻。”
    笑声听起来就像在棒读剧本上的台词。然后,她转过身子。
    “我们甚至还有车呢。我们就像钢盘上富有的男孩女孩。”
    凯莉似乎对钢盘上面的生活有所误解。啊,真可爱,我想道。抑制住想要走到另一边将她拥入怀中的冲动,我坐进驾驶席。

※翻译说明:
【1】日文原文:痴話喧嘩と驚愕の夜明け。痴話喧嘩:形容因争风吃醋而吵架。由于没有想到更好的翻译方式,暂译为“情侣争吵”。


Turks-The Kids Are Alright-
Part1. 《see me,feel me--

继续阅读Part2.《who are you?》请点此链接→http://ff7tkaa.lofter.com/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6

主题

32

帖子

32

积分

魔导士

Rank: 2

积分
32
发表于 2016-11-20 06:36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辛苦,感谢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52

帖子

54

积分

魔导士

Rank: 2

积分
54
发表于 2016-11-25 01:09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偶然今天听了下FF7的MIDI  感谢楼主这么辛苦  这又让我想起小时候买电软看连载小说的时候。。。。。
……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12

帖子

12

积分

见习战士

Rank: 2

积分
12
QQ
发表于 2017-4-1 01:29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挺好看,尽快完工,加油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39

帖子

89

积分

魔导士

Rank: 2

积分
89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4-1 09:56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‌‌‌‌‌ 发表于 2017-4-1 01:29
挺好看,尽快完工,加油!

这部小说已经全部完工了,下半卷在我贴的那个lofter地址里可以看,是另一位朋友翻译的:)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FFsky 1999~2017 ( 老子在国外备个毛案o^o^o

GMT+8, 2017-8-17 05:44 , Processed in 0.188749 second(s), 15 queries , Win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